head

  如何看待国家新闻出版署《严格实行网络文学创作者实名注册制度》这条新闻?

  不是,怎么到了今天还有人对官僚体制的运作方式一无所知?当它们下文件的时候就代表这东西已经运作了好几年,发文件不过是事后给予制度化罢了。而当下真正要推行的政策,你绝对不可能看到任何官方下发的文字资料的,尤其是涉及审查制度,都是运作在充满不确…

  我是一个在闲鱼贩卖声音的女学生。在语聊圈,声音也是可以被贩卖的,这是一个以声音陪伴安慰他人的小众职业圈子。 出于好奇,我加入这个声音世界,贩卖自己的声音,体验着好奇与刺。